台儿庄区委新闻综合门户网站                             ->点击进入台儿庄区委机关报《台儿庄周讯》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联系我们
站内搜索

守护那一抹夕阳红

时间:2018-03-02 10:14来源:台儿庄新闻网 台儿庄周讯  作者:张建伟 点击:

       我的老家在一个偏僻的小山村,姐弟五个,父亲和我感情最深。父亲身体不好,年轻时就患有慢性支气管炎,年纪大了被多种疾病缠身,严重时连睡觉都不能正常仰卧。我让他去我家住,他说我哥嫂都在外地打工,要给我哥家的孩子做伴。为了让他打发寂寞时光,我给他订了一份《齐鲁晚报》,给家里安了电话。在区中医院上班的我多年来用中药和艾灸理疗等方法给他治病,还经常带他去中医院理疗。

 

  2004年冬天一个大雪纷飞的日子,得知爸爸的哮喘犯了,我下班后急忙骑着电动自行车带着一大包药往30里之外的老家赶。鹅毛般的雪片裹挟着凛冽的寒风唰唰地扑打着我的脸。路面结冰湿滑,一路上我摔倒了五六次。等赶到家时早已是深夜,我的头发上、眉毛上都结了冰凌,身上落了一层厚厚的雪,俨然成了一个雪人。但一看到急促频喘的父亲服用了我带来的药变得不那么难受时,我的心里像喝了蜜一样甜。
 
  父亲去世前几个月深受哮喘、肺气肿、心慌、胃下垂等呼吸消化系统疾病的折磨,吃不下饭,睡不好觉,我天天工作、老家两边跑。父亲去世前,专门把我叫到床前,郑重地嘱咐我:“我兄弟四人,你二大爷一辈子无儿无女,一个人生活,人老了没人问。你们叔兄弟几个就数你最通情达理,如果我哪一天走了,你要好好照顾他。”我听后不住地点头让他放心。
 
  我对父亲的承诺铭刻在心。二大爷今年80多岁了,10年前患有疝气,我请区医院的外科专家给做过手术。这些年另一侧又痛了。因为岁数大不敢再给他做手术,我便经常给他采用针灸和药物治疗。有一次他头痛给我打我电话,我带他去医院检查后,诊断为脑血管蛛网膜下腔出血,住院治疗了半个多月才治愈。住院期间,我和三位姐姐轮换照顾他。
 
  前几年,村集体响应乡民政所号召,把五保户统一送到乡镇公办的敬老院赡养,二大爷住进了敬老院。他患有老年疝气、膝关节炎、腰椎间盘突出等多种慢性病。我每个月都去给他针灸理疗,他的病症慢慢都好转了。2015年夏天,敬老院发西瓜,他多吃了两快,夜里又拉又吐。院长半夜给我打电话,我找区医院急救车把他接过来输液到次日早晨5点,治疗了3天才治愈。他在我家吃饭时语重心长地说:“侄子,你叔兄弟好几人,我都是起早贪黑给他们干活,有的种玉米30多亩,就除了你没有地。老了没有用了,人家都离得远些,没想到都是你一次一次救我的命。”我说,应该的,谁让你是我的亲人。
 
  逢年过节我经常和三位姐姐、姐夫、家属一起去看望他,给他买烟酒和礼品。一次给他一、二百元或者一些零花钱,给他购买换季的生活用品,我爱人通情达理也很支持。
 
  最近他要把这几年攒下的钱给我,让我给他百年后办理后事。我对他说:“你别攒钱,你该吃吃该喝喝,这么大岁数了该享受了。我有工资,不花你一分钱照样能把你的后事办好。”87岁的二大爷仍然身体康健,红光满面,也不枉我多年用中医针灸为他祛病保健的苦心。
 
  “门前老树长新芽,院里枯木又开花,时间都去哪儿了,还没好好看看你眼睛就花了,生儿育女一辈子,满脑子都是孩子哭了笑了。时间都去哪儿了.......”人生几度夕阳红,惟愿尽我绵薄之力,让二大爷老有所养,老有所依,晚年过得温馨从容。
 
 
 
 
 
(责任编辑:台儿庄新闻网)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
首页   |  头条新闻  |  财经报道  |  社会新闻  |  时政要闻  |  理论在线  |  图片新闻  |  大美台城  |  镇街动态
CopyRight 2006-2012 台儿庄新闻网(www.tezxww.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台儿庄区委宣传部版权所有
鲁ICP备11011173号-3 联系电话:0632-6603788 Email:tezzx6603788@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