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儿庄区委新闻综合门户网站                             ->点击进入台儿庄区委机关报《台儿庄周讯》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联系我们
站内搜索

我的抗战回忆-庄里的抗战故事

时间:2016-05-24 10:27来源:台儿庄新闻网 作者:admin 点击:

“地面上的地道战” ——李敬善老人讲台儿庄大战

 

  台儿庄古城小北门以北,还是叫做箭道街。阳光像箭,穿透干冷的风直射至七十六年前的一九三八年。时间倒流在箭道街阳光花园,好让人们沉思。八十岁的李敬善老人坐在阳光花园温暖的阳光里,讲起了台儿庄大战。再好的阳光,在战火笼罩下还是惨淡的,即使时过境迁,还是有丝丝凉意。

                    

  八十岁的义工

 

  李敬善老人是一位非常令人尊敬的高龄义工,台儿庄古城大战遗址公园台儿庄大战故事馆大战故事讲解员,一位历史见证人,一位口述历史的老人。2014年9月13日,他在台儿庄大战故事馆见到了台湾义工王克先(台儿庄籍),李敬善说地面原是三合土铺的,不起潮。地面不起潮,不妨碍老人眼前涌起回忆的潮水,冲刷出一页页发黄的往事。有些事情是永远不能忘记的,无法干涸随风逝去,随时望去随时潮湿我们的眼睛。 

 

  1934年,李敬善生于台儿庄,1953年兰陵中学毕业。祖父李茂兰(兄弟六人),父亲李义山。清光绪二十年(1894年)李茂兰开设的义丰恒商号为前店后宅格局,以经营糖茶、糕点、丝绸、棉布为主,兼营南北水果、干制海鲜、蘑菇及红白事诸多杂货,经营范围方圆百余里,盛时有员工30余人,还招收学徒。 李茂兰出身微寒,体贴工人。现在大战故事馆、大战遗物陈列馆原是老人家里的内宅,李老人说这两座房子建于郯城大地震之后,有三百多年的历史了。2008年3月18日,李敬善离开了有着祖祖辈辈念想的老房子。2014年9月3日,台儿庄大战故事馆开馆了,他来的更勤了。他说:大战遗物陈列馆原是我的老奶奶住的,上下二层,下层老奶奶住,上层存放货物。大战故事馆四间,东面三间接待重要客商,有会客间休息间;西面一间和楼上二层存放货物。

 

  地面上的地道战 

 

  “在台儿庄大战故事馆里,游客攫住手不放,‘再拉一会再拉一会’,吃饭都不叫走,拉了还拉。一天讲上几十次:小时候老宅这片都是黄泥地,台儿庄大战打完回到家,光看见地上黢黑黢黑的,不知道是什么。平时地干的时候就是黄泥,一下雨又有了血。那时候我不知道是血。”

 

  战后的台儿庄城内“无墙不饮弹,无土不沃血”,也许还有残存在墙角哭泣的芍药,当年清理战场的别志南先生重返战场的时候写下了:“三千人家十里街,连日烽火化尘埃。伤心几株红芍药,犹傍瓦砾惨淡开。”

 

      老人走出屋子,指着地面,这时没有再说什么。他是想让更多的人想想。他说:“我要讲下去,直到我不能动了。那时我五岁,已经记事了。枪一打响,城里城外的人都逃难了。俺一大家三十多口,套上三辆牛拉大车,拉上粮食拉上货物,好以物换物,我记得还有糖。小孩老人坐车上,缠脚的老奶奶七八十岁了坐车,其他人随车而行,逃到邳州大榆树南、睢宁北一个叫做大王庄的地方。我坐车,还够着柳条编草帽,拧喇叭。”

 

  “打完仗,人们陆续回到城里。我也跟着家里人回来,大人不叫小孩出来,满巷满街都是死个子,到处是枪炮手榴弹。小孩一见好奇,都想拾来玩,大人怕出事。墙上的标语有:‘誓死不做亡国奴,誓死与日寇作战到底。’我们不认识字,都是听大人说的。” 

 

  在义丰恒商号弹孔墙前,老人说:“较大的枪眼是重机枪打的,发白的砖面是手榴弹爆炸蹦的。墙的腰部(中间部分)被打粉了,我用石灰膏子给填上了。2006年10月9日的《齐鲁晚报》还登了照片。”老人找来一块黑板,画了草图,向我讲述弹孔墙的战斗:“日本鬼子一路从西城门往北的缺口处攻进来,沿着后大路(今台湾街),经过姜桥,另一路从大北门,经过车大路,在王楼这个地方受阻:这两路日军在阴沟崖中段汇合,走到五条巷口构成的直角处。这面弹孔墙所在的老房子西有两条南北巷口,弹孔墙南有三条东西巷口,国军占据了有利位置,随时可以出没巷口消灭日本鬼子。

 

  弹孔墙附近就有五条巷子,不包括大街,城内还有冯家巷、竹条巷、万家巷、鸡市巷、桂来巷,老粮摊子的九条巷口,卡房的巷口,大体有三十多条巷口,国军打巷战,熟悉地形。可以说巷口在台儿庄大战胜利中起到了很大的作用。山东有地道战,也有“地面上的地道战”——巷战。

 

  我问道:我在互联网找到了西城门的照片,写有“反共救国”,你记得这事么?”老人说:“不知道,真的不知道。不知道的不能乱说,这可不是随意乱说的。现在的远波桥和西门外燕庄西马桥有运河浮桥,我是知道的,马桥是老马家修的。城内还有洪台、凤凰台、金台、朱台,凤凰台在现在的正昇园南,古城有凤凰白文昌的传说,凤凰台北兰陵书院东北角有文昌阁,关帝庙所在的地方是尾骨,大南门是尾稍。”

 

  邳州东庄村惨案

 

  台儿庄大战结束后,李敬善跟着家人回了老家——邳州邢楼东庄村。他说:东庄村家家通地道,倭寇攻打我东庄,墙被炮轰手榴弹炸剩有半米多高渣子。(见徐一鸣著《第五战区邳县战场抗战纪实》记载:“全线展开激战,敌向我东庄、火石埠阵地发射吴千发炮弹,尘土腾空,不见天日,整个东庄夷成平地,团长严家训牺牲。二十七日午后,敌人调集更多兵力,继续攻打我东庄、火石埠,……”作者注)东庄村原有四五百人,绝大多数逃难了,只有二十口没有走,大多数是老人,不愿意走。十八口被倭寇屠杀,只剩下姊妹俩(李怀田和他的妹妹)。因为他们父母去世得早跟着老爷生活,老爷靠卖糖球、糖糕养活他们。日寇进村后,李怀田的爷爷用秫秸搭盖住他们俩,日本人在他家院子里没有纵火,使他们幸免于难。日寇逼着李怀田的爷爷挑了三挑子水,然后用刺刀把他惨无人道地杀害了。 

 

  村外坟子里没有骨头了,被扒出来扔了当作掩体。有老百姓不认识坦克的,说:“日本人不是怪精的么,还拉碌碡压地,是把地压平了再打吧?”村里所有的门被日本人卸去运到村东的庙里焚烧尸体,烧完光门的铁箍子就有几筐。地是黑的油滋滋的,一刮东南风村里人蹲不住。破四旧时,庙被拆了,连砖头都找不到了。

 

  李敬善接着说:”日本人的军队按直线推进,不遇到抵抗,不下血本打,没有遇到阻击一般不打。在邳州东庄村,国军可能是一个团的人马守的。听说离东庄村十来里的耿庄打的怪厉害,可能是国军一个连的人马守的。“

 

  我又去了台儿庄大战遗址公园,秋天的雨水多了,秋风秋雨愁煞人。草坪上到处隐隐泛黄泛黑的血迹随雨潮湿了像我们一样像潮水涌来不断瞻仰大战故地的眼睛。

 

 

 

(责任编辑:台儿庄新闻网)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享按钮
------分隔线----------------------------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
首页   |  头条新闻  |  财经报道  |  社会新闻  |  时政要闻  |  理论在线  |  图片新闻  |  大美台城  |  镇街动态
CopyRight 2006-2012 台儿庄新闻网(www.tezxww.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台儿庄区委宣传部版权所有
鲁ICP备11011173号-3 联系电话:0632-6603788 Email:tezzx6603788@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