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儿庄区委新闻综合门户网站                             ->点击进入台儿庄区委机关报《台儿庄周讯》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联系我们
站内搜索

76后他再一次走进台儿庄-访台儿庄战役参战老兵雷生友

时间:2014-07-17 13:46来源:台儿庄新闻网 台儿庄周讯  作者:郑学富 时培京 点击:

 雷生友老人在台儿庄古城弹孔墙前叙说着当年的战斗故事

 

原标题:七十六年后,他再一次走进台儿庄—访参加台儿庄战役老兵雷生友

                                                             

       97岁的雷生友戴上了助听器,岁月的尘埃隔膜了他的耳膜,也许为了让他心无旁碍地聆听七十六前年的厮杀声、呐喊声;老人眼力不好,看不清台儿庄大战纪念馆英烈墙上4680位将士名字有没有他的战友。

 

      他不想停下来,我们怕老人累着了,老人不领情,对我们推来的轮椅作了一个推的动作。老人腿脚好,步履有年岁不饶人的沉重更有一尝夙愿的欣喜,他再一次走向台儿庄已经是七十六年后。

       

 “台儿庄我守了三天”

 

       雷生友于1918年出生于河南开封朱仙镇一个铁匠世家。他兄弟姊妹九人,曾学过铁匠。1937年参加了国民党32军(属第21集团军)野战补充团,首次受训地点为河南陈留县谢集,训练了三个月。

 

    1938年2月,92军在河南成立,32军野战补充团一部分补入,应在这个时候,雷生友加入92军。该军成立后,即调赴鲁南地区,参加了徐州会战。1939年9月, 32军第142师拨归92军建制,傅立平任师长。他记得92军军长为李仙洲,较为熟悉战友有张为荣,李金英等。

 

      刘斐在《回忆抗日战争中的徐州会战》写道:“(4月间)在鲁西方面有:十二军、五十五军、三十二军等部。” “(徐州会战后期)鲁南兵团根据指示,即依次以四十六军、三十二军、六十军、五十一军、七十五军、二十二集团军(附一三二师)等,守备从右起窑湾、左至韩庄沿运河线的阵地,……”

 

     雷生友回忆说:“1938年2月,从河南唐县进入曹县沟村,见到十七、八个伤兵往我们开来的方向走。下午四、五点钟吃饭,天黑就开始夜行军,不能走村庄附近,得绕行,尽量选择小树林,在一处小树林加子弹、手榴弹。我们大多是新兵,难以辨别方向,不知东西南北。只知道听从命令,过一县城(应为微山),不久过津浦铁路。在经过一个小山包时,在一片树林待命,加手榴弹二颗,原来就有两颗;加子弹一百五十多发,原来每人一百发。加完走,山路石头滑。背给养的粮食袋子,没有粮食了,有时吃馒头、饼干、煎饼,有时候菜怪辣,不知道几十里地,到了枣庄。我们看到一大堆火,怎么着火了?我们问长官。长官说,这是炼焦的。炼焦是干啥的。焦是啥玩意。我们不知道。守了枣庄几天,记不清楚了。”

 

     老人说:“我们整天跑,运动战,人员补充频繁。后撤,就得作伪装,刺刀的光不能让它亮的,枪栓不能暴漏,一切发光的东西要隐蔽好。我们戴着草帽,一队队人去侦察敌情。台儿庄战役期间,记得日军用气球,日本人坐在筐里侦察,有时候一天几千发炮弹。我们的军队处于劣势,武器不能压制敌人。近了,就拼刺刀。5月下旬撤退了,28日过开封,然后到郑州。”

 

雷生友老人参观台儿庄大战纪念馆

 

      在韩庄,老人第一次和日本侵略军展开面对面的交锋。敌人仗着飞机、坦克和大炮的优势对我军阵地实施狂轰滥炸,而我军仗着人数优势和敌人进行殊死搏斗。他们采取偷袭的方式取得了一些胜利,把正在洗澡的日本鬼子消灭在澡堂子里。经过了几次溃散,老兵始终没有脱离部队,辗转于各个杀敌战场。

 

    “我们挖散兵坑,散兵坑旁有交通壕。我们守过临城、韩庄、枣庄、台儿庄,都是匆匆几天,换防次数多。战役很激烈,飞机炸,炮轰,再后来后撤。都记不清楚了,台儿庄我守了三天,记不住具体情况了。”

 

    老人翻看《徐州会战》里国军将领照片,他说:“我见过李宗仁几次,见过孙连仲。其他记不清,不敢说。再说,我是二等兵,见到将领的机会很少。”

 

   老人没有读过几天书,在《徐州会战——国民党将领抗日战争亲历》签名,97岁的老人哆哆嗦嗦写了三个字,约有一分钟的时间。“你看,老了,不行 了,写不成个了。”

 

走向回忆之路

 

    在台儿庄大战遗址公园弹孔墙前,他说:“弹孔小的是步枪射击造成的,大的弹孔是重机枪打的,过了三千米没有这样效果。老人摸着弹孔说:子弹是旋着进去的。”

 

    “庄里都不成样子了,当时几乎没有房子了,残垣断壁,每天二、三万发炮弹(老人记忆有误)。打仗可不简单,与时间、地点、金钱有关,还要重视敌情,随时要观察前线变化。”

 

    在台儿庄大战纪念馆浮雕处前,老人说:“当时都是这样的,还有木柄手雷。当时国军戴钢盔的少,骑兵非常少。”

 

    老人一眼看出展厅的飞机模型,“那是日本飞机。”

 

    讲解员介绍淮河阻击战后,他说他知道。他的助听器也努力地帮助他,老人不断地说着:“是”“对”。

 

雷生友老人与台儿庄大战纪念馆志愿讲解员合影

 

    在185团颜省吾挽肠血战画前,老人说:“大刀在卢沟桥事变用得厉害。台儿庄战役在国军敢死队手里显了神威。”老人还说:“你看铡刀像大马哈鱼。”

 

    在三八式步枪跟前,老人说:“我使用过,刺刀就是这样的。当时,国军大多用捷克式、中正式、汉阳造。”他说使用机关枪的时已经是上等兵了。

 

    在马克沁机枪前,老人说:“我使用过马克沁机枪。日本鬼子的机枪先进,不用压子弹,自动弹跳。”

 

    在写有4680名英烈名字的墙前,老人的儿子雷宇光说:也许有您战友的名字。老人努力地睁大眼睛,说:“看不见了,耳朵也不好,腿脚还行。”在纪念馆参观的半小时,老人没有休息,更不坐轮椅“我要走着看完,就像在战场上一样,没有随意停留的时候。”

 

老人的“战后战”

 

      老人记得19集团军总司令陈大庆(1943年后任此职),说他任长江下游总指挥。陈大庆曾经参加南口、台儿庄、武汉外围、鄂北、豫南、中原等战役。

 

     台儿庄战役后,雷生友任92军142师炮兵53团战车防御炮兵(上等兵),直属师部指挥。老人说:“那炮是苏联造的。”

 

     老人相继参加宜昌战役、宜枣会战、涡阳、蒙城战役、长(沙)衡(阳)会战。

 

     1939年,92军奉命开抵鄂北襄阳、樊城随县老河口一带驻防。1939年雷生友在湖北宜昌战役受伤,左腿部粉碎性骨折受伤,在湖北三斗坪野战医院治疗。在长江岸边阻击日寇的疯狂入侵的日子里,他亲眼目睹了身边无数个战友奋勇杀敌,英勇牺牲的场面,他在一次战斗中左腿粉碎性骨折,在后方医治半年,伤愈后重新回战场。老人的第二次“负伤”是流鼻血,他说:“那是在湖北随县,总是淌鼻血,左鼻孔堵上了右鼻孔淌,右鼻孔堵上了左鼻孔淌,两鼻孔堵上嘴里淌。”

 

     1940年5月,92军在第11集团军总司令黄琪翔管辖下参加宜枣会战,在宜昌东南马家寨一带与日军作战。1941年月,92军在参加涡阳、蒙城战役中遭受重大伤亡。1944年3月,国民党军为增强长江防务,92军从河南赴四川万县。7月,92参加了长(沙)衡(阳)会战。

 

     1946年雷生友在国民党驻军长春“团管区”任排职军官,1948年随国民党部队起义,经过八个月学习,留在了长春市,在长春市站前出租公司工作,以蹬三轮为业,一干就是四十多年。老人目前退休金1652元。患有脑供血不足老年疾病,所有治疗费用都是自费,没有医疗保险。

 

雷生友老人(二排左三)在南京大屠杀纪念馆参加纪念活动

 

“每一个中国人都要争气”

 

       7月2日,老人与他的儿子雷宇光、抗战老兵志愿者、66岁的的毛广东从长春到北京,然后到枣庄,3日下午入住台儿庄古城。4日早九点多参观了台儿庄大战纪念馆、台儿庄古城大战遗址公园。当日下午六点去徐州,6日到南京,准备参加第二天的七七事变纪念日。

 

     我们希望再一次在台儿庄看见他,老人说了,要我说在七十六年之后重返台儿庄的感想,那就是:“中国人应该永远记住这段历史,绝不能忘记。作为中国人自己要有正气,扬正气,更不要忘记耻辱,忘记惨痛教训。现在,日本某一些人还不服气,想篡改侵略史,每一个中国人都不能答应,每一个有正气的中国人都不答应。耻辱是自己抹去的,尊严是自己挣来的。这就需要每一个中国人都要争气。”

 

(责任编辑:台儿庄新闻网)
顶一下
(12)
100%
踩一下
(0)
0%
分享按钮
------分隔线----------------------------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
首页   |  头条新闻  |  财经报道  |  社会新闻  |  时政要闻  |  理论在线  |  图片新闻  |  大美台城  |  镇街动态
CopyRight 2006-2012 台儿庄新闻网(www.tezxww.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台儿庄区委宣传部版权所有
鲁ICP备11011173号-3 联系电话:0632-6603788 Email:tezzx6603788@163.com